花蕊夫人笔下的宣华苑:一座真实的太虚幻境

花蕊夫人笔下的宣华苑:一座真实的太虚幻境
《宣华录》一书,颇有些“以诗证史”、“诗史互证”的意味,其间好像也寄托了许多当下的情怀隐事。就像陈寅恪在《柳如是别传》的两篇《稿竟说偈》中所言,“忽庄忽谐,亦文亦史”,“非新非旧,童牛角马”,“故意伤春,贮泪盈把”。但不同于陈寅恪为柳如是皓首穷经十年之久作了一本卷帙浩繁的“大书”,苏泓月的这部《宣华录》只能说是一本“小书”。不过,这本“小书”也是做足了考据功夫,将在文学史上几近隐形的花蕊宫词从史籍旧事中爬梳出来,再现了晚唐五代时期许多已埋没不行闻的前史往事。晚唐五代是一个尤为漆黑紊乱的时代,也是一个尤为特别的时代,一面是欢歌纵欲,一面是累累白骨。由于其缤纷冗杂,许多重要的细节反而被忽视,比方那个时代的典章制度、名物起居,比方那一时期的审美观念、心思结构,都在由唐转宋的进程中发挥着隐秘而重要的效果。因而有论者言,我国人的美学观奠定于晚唐。花蕊夫人撒播至今的98首宫词大都是孤单中的天然生发之作,现在读来有着特别直白的冲击力。和此前的宫词风格不同,少怨愁,多趣见,多方面记录了王建和王衍时期蜀宫宣华苑的日子百态,且往往是从旁观者的视点记叙宣华苑里众人物花天酒地、战战兢兢的日子,从中能够看到命运在他们身上投下的深深暗影。如作者所说,宣华苑是一个乌托邦,也是一座真实的太虚幻景。《宣华录》,作者:苏泓月,版别:低声|北京联合出版公司,2019年2月1 阡陌交通太虚高阁凌波殿,背倚城墙面枕池。诸院各分娘子位,羊车处处不教知。明末清初 彩绘《帝鉴图说》之羊车游宴 法国国家图书馆藏本首句起势天风海阔,不似人世偏在人世。殿阁临水而建,背倚宣华苑宫墙,面向宣华池。宣华池本名摩诃池,“摩诃”,梵文意思是极广阔也,“凌波”和“太虚”相同无形无边,广阔无边,相互对应,衬托出人世幻景的气氛。宫词的上半部分是空镜头,带有显着形而上的精力色彩,下半部分发作急转,呈现艳色浓郁的人物和剧情,转为一个形而下的故事。前蜀乾德三年,宣华苑建成,皇后与众妃嫔所住的宫院逐个分配好,就在古摩诃池的北边,太虚阁和凌波殿的邻近。王衍好佳人,又不肯专宠一人,在他嗣位的当年十月,便诏选民间女子二十人入宫。这年,兵部尚书高知言的女儿被立为皇后,后宫争斗就此开端。宣华苑建成那年的正月,王衍的表妹被送入宫,高皇后失宠,遭遣回家,高知言竟为此绝食而亡。和后宫诸美一同迁居宣华苑的花蕊夫人,一向以看客的姿势看待儿子的风流事,她从不干涉其间,只在宫词里时不时地戏弄一下。比方王衍为停息妃子间无休止的斗妍争宠,仿效晋武帝司马炎的做法,把“翻牌”的决定权交给一驾羊车,羊车把皇帝拉到哪位佳人的居处,皇帝当晚就宠幸谁。成果呢?花蕊夫人在这里收住了笔。《红楼梦》里,贾宝玉梦游太虚幻景,在警幻仙子的引导下,窥见千红一哭、万艳同悲的预示。宣华苑是一座真实的太虚幻景,她在写宫词时,左右开弓,一边是灵空佳境,凌波静荡;一边是热烈无序,荒诞无章。2 良工巧物翡翠帘前日影斜,御沟春水浸成霞。侍臣向晚随天步,共看池头满树花。中唐 安西榆林窟第25窟南壁 净土寺院的配殿起句“翡翠帘前日影斜”,这道帘可能是仁政楼的。宣华苑建成那年春天,为了使陈旧的摩诃池水重焕活力,少主王衍便诏令工匠从城北的清远江引水入大内御沟,从西侧的乾正门流入,这条江水注入摩诃池后,池即改名为宣华池,从此摩诃池不再是人工湖,而成为半天然的内江。这是营建宣华苑的重要工程,江水在蜀王宫中,通过仁政楼,再向东流出。这道帘也可能是崇贤府的,王衍太子时期的东宫,嗣位后改名崇贤府,凡文学品德之士,得以延纳拜访。不管仁政楼,抑或崇贤府,从那里往宣华苑去,翡翠帘都是一道隔障。这首宫词很有意思,它在开端就制作一个隔障,好像堵在那里,顺着帘前歪斜的日影,视野跟着作者的笔逐渐移到楼前的春水,翡翠帘就这样一会儿隔开了勤政与贪欢的两样人生。翡翠帘是什么样,且先考证一下。假如是玉石的,东晋葛洪在《西京杂记》中有记载“昭阳殿织珠为帘,风至则鸣,如珩珮之声”。那便形如皇帝冠冕上的冕旒,风吹过,如腰间系的珩珮,叮叮当当响得洪亮。不过前期的珠帘更可能是横向竖编,就像一张珠席,能够横卷起来,王勃登临滕王阁,赞赏“画栋朝飞南浦云,珠帘暮卷西山雨”。画栋上朝飞的云,珠帘中卷进的雨,是文学家的艺术幻想。五代诗人齐己见过玉帘,有诗为证:“晨光金殿里,紫气玉帘前。”珠帘遍及为串珠方法,其盛行时代应是元明之后。蜀王宫的翡翠帘,并非咱们今日所见的翡翠制成。今之翡翠的概念,到清代中期之后才盛行开,明代传入我国的缅甸翡翠在其时的叫法是“绿玉”“玉石”“碧玉”“翠玉”“碧填”“催生石”等。纪晓岚在《阅微草堂笔记》中说起他年少时有“云南翡翠玉”,清代前期,翡翠始指缅甸玉,此玉不由云南出,但由缅甸经滇省传入,所以冠以云南玉之名,用以差异比如和田玉等其他绿玉的种类,纪晓岚一起也说人们不以玉视之,不承想之后竟然身价倍增。南朝梁徐陵《玉台新咏·序》:“琉璃砚匣,整天随身;翡翠笔床,无时离手。”这句话成为后世人们断定翡翠在不晚于南朝时已做玉石的称号,翡翠与琉璃对仗,又是笔床,定是可打磨的矿石无疑。韦庄亦有诗“琉璃阶上不闻行,翡翠帘间空见影”。相同以琉璃对仗翡翠,均是润滑似冰,净润如玉的原料,言外之意有种莹光通亮的感觉。再往后,北宋欧阳修在《归田录》中说到他家有一形制古巧的玉罂,认为碧玉,后来在颍州,被宋真宗朝的一位叫邓保吉的老内臣认出是翡翠,白叟犹记住当年宋真宗的宝库中还有一只翡翠盏。清代唐荣祚考证《归田录》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欧阳修家之翠罂力能屑金,当今日之翡翠既经揣摩润滑细腻,实不能磨屑五金,然尔时所谓呼翡翠之宝玉似非今日所称之翡翠尔。”什么样的石料能磨屑出金?咱们直接能联想到含星状金点的青金石,它在我国呈现的时刻不晚于西汉,又叫碧琉璃,其“色如彼苍”,不过汉唐时,人们取用料纯部位,明清之后才取用料上多金属晶体。屑金的概念,是否是金银在外表打磨描写之后留下的粉状或箔片,以表现玉料坚韧也不一定。而翡翠在前期文献中是一种鸟,先秦典籍《逸周书·王会解》记载“翡翠者所以取羽”。汉唐典籍《异物志》云:“翠鸟形如燕,赤而雄日翡,青而雌日翠。”翡鸟茸毛为赤色,翠鸟茸毛为青色,美丽如宝石。翡翠羽可织帘帷,做成各种装修,较早的出土文物是西汉马王堆一号墓中轪侯夫人的锦饰贴羽内棺。凤冠簪钗上常用它,此工艺为“点翠”,多青色,精确地说是青绿偏蓝。先有翡翠鸟,后有玉石名,仅是翡翠羽色的玉石,古人对玉石的分类称谓含糊不定,终究是何种,便无从细证。3宴饮行乐樗蒱冷淡学投壶,箭倚腰身约画图。尽对君王称高手,一人来射一人输。五代南唐 周文矩 重屏会棋图卷 绢本设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已然花蕊夫人说起樗蒱,且简略了解下。这个陈旧的游戏虽不受欢迎了,不过也从前在蜀王宫中盛行过,不然谈不上冷淡。起先,樗与蒱是两种植物,樗是山樁,蒱是水草。先秦时,人们用樗叶和蒱来问卜,东汉时成为游戏。马融的《樗蒱赋》开篇云:“昔有玄通先生,游于京都。品德既备,好此樗蒱。伯阳入戎,以斯消忧。”他说曩昔有位玄通先生,在京都游居,重道贵德,二者皆备,喜好樗蒱,老子在西戎时,以樗蒱消解烦忧。汉赋总是会将其时的盛行物品进行夸大烘托,提高其格致,乃至神化。《樗蒱赋》也说到樗蒱之戏中的枰、桮、矢、马、木五种道具,枰是素白或紫色毡的旗盘,边际饰瑰丽绣纹,出于西部邦邻,这也引起后世人们的猜想,樗蒱是否是老子入西戎带回的游戏;桮是摇掷投采的杯子,出自昆山的良木;矢是筹码、赌注,以蓝田之玉石、卞和之工精雕而成;马是棋子,以犀角、象牙制成;木是骰子的前身,一般五枚,称“五木”,又称齿,樗叶掉落时,枝上有齿状纹。唐代时,棋盘上没有棋道,将矢120枚或360枚分3份排好,中心留出空当,曰“关”,关前与关后的一矢,日“坑”。一局参与者五人,每人持四至二十枚马,然后开端掷五木,均是形若两头尖、中心圆的扁梭形,一面黑,一面白。其间两枚在黑色那面写“犊”字,白色那面写“雉”字,相似铜钱正反面字纹不同。假如掷的成果是五子皆黑,是最高等级的齿采,名曰“卢”,假如掷出两个“犊”或两个“雉”字,那么这种齿采也很好。依据掷出不同的齿采走棋,每种偶尔的组合都有不同的计数,便是走棋子的步数,假如掷出贵采,能够奖赏重掷,行棋的步数就增多。棋子过第一关时须叠行,并且一定要掷出贵采才干出关,假使棋子行到坑前,没有掷出贵采,落入坑中,则受罚。所以樗蒱是一种赌钱的博戏,始于汉,盛行于晋唐。据《晋书·刘毅传》记载,刘毅、刘裕在东府的樗蒱赌局上,豪掷一判,输赢便达数百万钱。《旧唐书》里说到武则天的酒宴,常行樗蒱之戏,参与者是男宠张易之、张昌宗及武氏族员。王公贵族在高殿之中,调布棋子,打开激战,常常“呼卢喝雉”,希望能掷出好采。樗蒱博戏赌起来,一盘的输赢数额巨大,岑参有诗云:“樗蒱百金每一掷。”此博戏风行至军中,军人们酗酒吵嚷,争贏互斗,打乱军纪,因而《大唐卫公李靖兵书》有严令禁止的规则:“诸军中有樗蒱博戏,赌一钱以上同坐,所赌之物没官。”樗蒱之戏玩起来吆五喝六,在宣华苑中受萧瑟,根本原因也许是少主王衍对这类博采之戏不甚好感。宫妃们对某件事物的热心往往取决于君王的好恶,所以那些骰子、棋子被抛置一边。佳人们开端学习投壶,“箭倚腰身约画图”,她们的腰上系着箭囊,一个个英姿焕发,宛如图像中人。投壶的局面,源于西周的燕射礼,它不同于大射、宾射、乡射,燕射是有燕乐以文娱嘉宾的宴饮之射。宴饮时,人们以投壶替代射箭,无须拉弓,也不必张靶,仅仅徒手向壶中抛掷箭,不会射箭的人也能参与。前史上不乏投壶高手,相传石崇的家妓能隔着屏风将矢投入壶中,唐代大将薛仁贵之子薛慎惑能背对着壶,反手投矢,从无失手。隋代蜀王杨秀的妃子董佳人爱玩这项游戏,她的墓志铭上便有一句“投壶工鹤飞之巧”。4 四时嘉节明朝腊日官家出,随驾先须点内助。回鹘衣装回鹘马,就中偏称小腰身。唐末五代 回鹘贵族男人进香图 古高昌国岩画西周时,皇帝在冬十二月行“大蜡”,一年快要完毕时,祭飨掌农田之事的神灵和先祖,祈佑来年依然丰盈殷实。汉代开端,蜡字演变成腊,可能是古代没有冷藏设备,人们在大雪封山之前打猎,以腌制、熏烤、风干等办法保存肉食,所以“腊”字包含了干肉和畋猎两重意思。南朝梁宗懔《荆楚岁时记》称“十二月八日为腊日”,也便是咱们今日过的“腊八”。花蕊夫人这首宫词,能够当作前蜀后主王衍嗣位后,在某个腊日前夕,她身为后宫之长宣布的一条宣诏。诏曰,明日一早,正是腊日,官家即皇帝即将外出。从唐诗中可知,打猎祭祖是其时的浅显活动,如岑参“骑将猎向城南隅,腊日射杀千年狐”。皇帝出行之前,在随驾的人员中,先把内助点选出来,此是顺圣皇太后掌管后宫的勤政表现。皇帝有一项特别的要求,咱们一概做其时盛行的回鹘异域打扮,以求新意,阵型看起来规整妥当,便利举动,因而有必要到达“就中偏称小腰身”的规范,磨蹭繁饰者,不行取。从装束上来看,王衍这次出行未必是畋猎,可能是去礼佛。五代 归义师节度使曹议金宗族女供养人像 安西榆林窟第61窟东壁简略的诏令背面,藏了一段长长的前史。自盛唐至五代,回鹘对华夏衣冠潮流的影响非片言只语能说得清。咱们只要依据没有褪尽色彩的陈旧岩画,来设想前蜀后主王衍与内助们当年艳异的打扮。王衍一生爱奇服,热心角色扮演,扮仙家道人、扮灌口祆神,在这个不知何年的腊日,他仿效回鹘进香人,却未料到将来有一天,这竟成为此生最终一次盛大的盛装。前蜀咸康元年十一月,王衍完毕了两个月的巡游后回来成都,百官与后宫在七里亭迎候圣驾。这位年青的君王突发奇想,和众妃嫔全部回鹘装,组成一支奇秀的回鹘部队入宫。进城门时,他知道后唐庄宗李存勖的戎行已逼临城下,不自我克制地掩袂落泪,但仍盛装以待。他将北周宣帝宇文赟的《醉歌》编为新曲,歌曰:“自知身命促,把烛夜行游。”和北周宣帝相同,命宫女连臂踏脚而歌,好像凯旋的部队——“师乃慆,前歌后舞”,以孤纵骄姿回到他的王宫里。为了保命求荣,已叛投后唐的近臣王宗弼一起拥兵回到成都,敏捷绑架王衍与其母花蕊夫人,以及后宫诸亲族,将他们从宣华苑强行西迁至天启宫,收其玺绶金宝。前蜀自此,气数尽矣。5 花鸟虫鱼组织竹栅与笆篱,养得重生鹁鸽儿。宣受内家专喂饲,花毛闲看总皆知。五代北平国 王处直墓后室北壁东侧屏风岩画 蔷薇鹁鸪图宣华苑中的鸟儿,在花蕊夫人的叙说中,都与宫妃心思休戚相关。然这首仅从赏识家的视点来说苑中养殖各色鹁鸽的事,不掺杂任何情面纠葛,不失为五代时期一篇极简的《鸽经》。鹁鸽,即鸽,我国养鸽前史能上溯至商周,殷墟妇好的墓里便有一只线条圆润、尺度小巧的玉鸽。养鹁鸽的习尚,一向都很昌盛,而关于其花样品类及养殖方法,鲜有提及,成体系的著作直到清代才面世,乃晚明张万钟的《鸽经》。今日再读花蕊夫人宫词,加上一起期的绘画著作,对照张氏《鸽经》,竟可相互解说。张万钟把鸽分三种:花样、飞放、翻跳。若在曲槛雕栏中,碧桐修竹下,增加隐逸之兴,莫过于赏识花样;而若是楼角桥头、斜阳夕月之下,聊寄游子之思,莫若传书的飞放,听空中哨音,观其凌云冲霄之英姿;至于博人一笑的翻跳,是虫篆之技,在二者之下。花蕊夫人一开端就说“组织竹栅与笆篱”,标明苑中圈养,无疑是曲槛雕栏中的花样赏识鸽,它们不擅高飞,仅是庭轩园池里的入画小景。花蕊夫人首句先圈地置景,好像先造一座园林,再住进人。次句“养得重生鹁鸽儿”,择优秀的重生雏鸟入园。张万钟云鹁鸽喜合,成双成对,每孕产两枚卵,十八天孵化成雏,一年中,只要春季的雏鸽得六合阴阳之气而生。雏鸽入园后,须由专人专食去喂食它们,所以“宣受内家专喂饲”。“宣受”是侍鸟者的口吻,内家不特指圣上,泛指宫中人,可能是后妃,或是花蕊夫人的宣命。假如咱们细心翻阅北宋画论《宣和画谱》,不难发现跟着造园之风与花鸟画的盛兴,花样鹁鸽成为上层日子不行失的一种审美兴趣。《宣和画谱》里的鹁鸽图大多失传,文献中对其时鹁鸽花毛的描绘也适当缺少。咱们无从得知花蕊夫人宫中的鹁鸽,终究有哪些美好芳姿。幸的是,历经清康熙、雍正两朝的宫殿画师蒋廷锡绘有一套《鹁鸽谱》,内有二十六莳花毛各异的鹁鸽。清道光年间的沈振麟、焦和贵,是清代最终一批宫殿画师,绘出四十种毛色的《鹁鸽谱》,加上两套清代佚名《鸽谱》,近两百幅学习了西方透视方法的写意彩绘鹁鸽图,虽是清时鸽种,不能佐证五代,却真实诠释了花蕊夫人的“花毛闲看总皆知”。当今,咱们的国际处处是灰鸽白鸽,好像忘记了曾有如此殊艳的花样鹁鸽存在,它们逐渐绝迹。1997年,年过八旬的王世襄先生将张万钟的《鸽经》与清宫诸《鹁鸽谱》编理成集,序文中,老先生慨叹“我国赏识鸽处处遭西洋食用鸽僭越,深感不平,且伤我自尊心”,恐怕是赏识鸽种类越来越少,花毛越来越单调的原因吧。张万钟还说到蜀地曾有苍鸽,状如春花。它们就像从前的宣华往事,于人间不复重见。本文经联合低声授权整合自《宣华录》一书,图片亦由低声供给,内容有所调整改动。导读、整合:风小杨修改:覃旦思;校正:薛京宁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